-



 

 
 
探索 发现与突围——李连儒的水墨人物画

稿件来源/作者:徐 恩 存    稿件出处:西双版纳画院
    百年来的“新中国画运动”,改写着千年的中国画史,古老的中国画在此拐点上转而从概念符号的表达方式,开始面对新生活与陌生的世界景观,全新的文化语境给了传统的中国画以蜕变的生机;质言之,百年来的中国画开始了从精神到质地、从内在到外在的转型。
从根本上说,“新中国画”所表达的是,画家对现实世界和当代人生存状态的感受、体验与自我的精神情绪。
在世纪之交成长并成熟起来的当代画家李连儒,其目光及创作题材始终聚集在身边的日常生活诗意上,他的创作在对日常生活诗意与现实形态的关注中,形成了自己的风格特点。学院派出身的画家,往往在作品中呈现自己的技术能力,且由于造型基础扎实,最终导致创作上的严谨有余、洒脱不足,结构准确、意味不足等弊端;李连儒早期作品同样存在着上述问题,在中规中矩的道路上他的才能未能得到充分发挥,但三维空间的人与物的关系,及其外在环境的丰富性,必竟锻炼了他的创作能力,这一时期的作品,虽然仍停留在外在世界的描绘上,但人物群体复杂关系的处理,空间与时间的结合统一问题,结构与形式的互为转化问题,乃至点线面、黑白灰的把握与掌控上,却见出了画家的艺术感觉和表现能力。
    总的看来,李连儒早期的创作,时时流露出唯美的倾向,热衷于抒情的意韵,作品中多呈现为流畅、圆润、均衡、稳定的视觉愉悦感,画家醉心于对风情、习俗的迷恋与表现;尽管如此,画家毕竟走出了一条从生活到艺术的道路,譬如,《浴春光》、《多丽图》、《蕉荫丽影》、《收获金秋》 等作品都漾溢着特定时代抒情、唯美的气息。
作为生活在西南边陲民族地区的画家,以民族风情为主题,是最正常不过的;作为一个成长中的画家,经历了反映论的写实主义,在现实生活中发现诗意魅力与唯美形式的阶段,也是极其自然的;对于李连儒而言,从青年时期到中年时期,近30年的西双版纳生活,不但开拓了他的眼界与胸襟,也提升了他的审美能力与境界,使他的艺术认识从“单向度”转变为“多向度”——这一切启迪了他面对丰富多彩生活的多侧面与多角度的观察与审视的角度,并在这一寻找、探索中有所发现,进而转变了自己的审美惯性,对传统艺术定势进行不自觉的颠覆。
在这一过程中,他伴随着认识的深化,已不满足于对事物表象的描绘,“返回艺术本身”成为他内心的召唤,让艺术更加本质化成为他的创作追求。
    为此,他北上北京,在著名画家刘大为工作室学习,获益匪浅,在认识上、在理念上、在艺术感觉上、在表现手法与笔墨技术上,他都有了重大改变与调整,甚至是改弦易辙从新开始。
艺术的严肃性与纯粹性,在于不应选择易于求解与平庸的命题,艺术家的水准在于,以沉厚的学养积淀和心灵探索、突围之心的结合,孕育并凝定作品。
    近年来,李连儒自觉置身于当代文化语境,面对浮躁喧嚣的画坛万象,他挚著的践行着“我们应该有自己的写实观”的理论原则,即将在现实世界中的感受、体验与观察结果,融入到“似与不似之间”的写意范畴中,使之更贴近当代人的审美需求,他十分赞同这样的说法:“人物画要关注人生,不要仅变成休闲的小把玩”,这种积极的人生态度和艺术态度便是李连儒近年艺术探索、突围与艺术创作的动力。
他的近作《看大戏》、《僾伲山人》等宏篇巨制,人物众多、结构复杂,场面恢宏、气势憾人,给人以朴面而来的第一印象是——鲜活生动的生活气息,是现实生活与寻常诗意共同结晶的艺术;因而,它们虽朴实却生动,虽平易却感人,虽寻常却血肉丰满,虽写实却意味十足。
《看大戏》,做为力作,综合性的展现了李连儒近年艺术上达到的水准与境界,画家在北方农村司空见惯的文化生活中,撷取感性生动的生命形式,以“本土立场”与“中国经验”控制、铺展画面,在形式上以三联画的方式展开,画内画外都强调了形式与内容的喜闻乐见;尽管剧中人物与观众均被置于二维平面空间中,却因为以舞台为中心而成为焦点,造成众多人们的在总体的“向心”态势中的各自性格和情绪的多样化与丰富性,这样的形式结构打破了写实“照相”式构图,使有限画面空间更具表现的自由性,而三联画的形式借用,及其人物关系按排,让“看大戏”的主题一目了然,且不同角色、不同身份的人物层次分明,在主次呼应、前后顾盼中烘托了“喜剧”般地场面,渲染了新生活的和谐、融洽与欢乐愉悦,而日常生活的寻常诗意正在此中漾溢并焕发出来。
    就笔墨而言,《看大戏》依然是从“形”出发去确定笔墨形式结构的,在尊重“写实”的前题下,融入了“意象”用笔,虽塑造了写实人物的形体,但却在笔墨中体现虚与实、浓与淡的元素,使之形神兼备,有别于西画写实的严谨特点,虽然如此,稍加注意,我们仍然能看到在画家的写实水墨人物表现中对“似与不似之间”、“意到笔不到”、“形神兼备”的交织与方法运用,这是他近期作品的引人之处。
在《僾伲山人》中,画家运用了更为情绪化的笔墨,使笔墨中漾溢着激情,人物表现更趋向于意象表达,尽管画面中仍然存在着源于“写实”产生的结构,但其“形”已开始放松,因而多了些“神韵”的传达,致使人物众多、场面宏大的画面在“形神兼备”中传达出一种欢快的情绪与新生活的自信、希望和诗意,其他如《吉祥天》、《多雨季节》、《春入花腰寨》、《祖孙俩》等都是这样的作品。
特别是《僾伲山人》的用笔,尤引起我们注意,画家一扫学院派的程序、规范与严谨,从主题出发、从情感出发、从感觉出发,用笔直率粗犷、突出感觉,融入以神写形、以虚写实的手法,使画面在总体走势中首尾呼应,不同人物、不同性格的爱尼山人在面对新生活时焕发出的希望与信心,画面漾溢一派阳光,形式、笔墨、语言、气氛都在欢乐美学的把握和统一之下,展示出“新中国画”的艺术风采。
李连儒是一位潜质良好的画家,他矢志不渝地扎根于生活,用画笔表现生活,在他的作品中充满意欲“突围”的活力与郁勃生机,而且,他已形成了源于现实生活感受的感性生动的生命形式,相信他一路走来,定会攀上新的艺术高度的。
Power by YOZOSOFT
[关闭窗口]
 

地址:云南西双版纳景洪市开发区勐捧路28号
电话: 0691-8983532 传真: 0691-2140687
画院邮箱:562130946@qq.com 版权所有:西双版纳画院 [管理入口]
技术支持:西双版纳智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